我没觉得司马迁比起程婴、徐渭和胡梅林更伟大。
司马迁是为了自己的气节,只是自己的。而且他想恢复自己做人的资格,这时候他已经是自己看不起自己了。
他在任安还有一个月时给他回信,耽误了人家找其他人帮忙。而且这封信有疑点,一个宫刑的罪人和一个快腰斩的人通信,汉武帝一定能看到,到在监狱里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任安能不能看到就不一定了,很微妙啊。
而且司马迁把自己写那么惨毕竟只是书面上的,语言苍白,他本身情形并不得知,那封信本来的目地就是想让自己少负担一点,至于任安看不看到,怎么想,他可能并不在乎,反正他仁至义尽。
接受宫刑已经耗掉了司马迁的一些意气,他为李陵直言,却不为好友申辩,曾经他不畏后果,到后来成了学会观察形势的人。
程婴为了赵氏孤儿忍辱负重,节成后追随公孙杵臼而去,他是为了友人间的义气。胡梅林乞求徐文长作了许多为后世所批判的白鹿表文,是为了东南的百姓。
他们忍一时而后成就气节,似乎是一样的。
可是司马迁,是为了他自己,
仅仅为了成就他自己。

他伟大,但我觉得他没那么伟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