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觉得我终于把一个很正能量又善良的好孩子

作成一个报复心极强又很丧的绝望者

阿根廷比法国🇫🇷 4:3

很多人都感觉到梅西的无奈了,被围困被超越。之前解说说一次比赛,梅西的步数仅仅比守门员多,当时很奇怪我也不太懂,后来我知道了因为他太无奈,他拿不到球。

我是支持墨西哥的。我对于法国阿根廷都不了解,作为一个伪球迷我只是听人说梅西是个非常非常伟大的球员。

然而58k的出现,终于让人感受到了新旧的交替。

31岁的梅西看着19岁的姆巴佩,就像是看到了19岁横空出世的自己。

最后姆巴佩过来拥抱梅西,我从来没觉得矮一点的梅西看着那么感伤。

法国20年来最伟大的球员姆巴佩,最喜欢C罗。然而昨天的葡萄牙也离开了。

加起来有60多岁的两大球王,或许是最后一次参加世界杯了,这次又没能触碰大力神杯。

没有人永远19岁,但永远有人19岁。

对于司马迁的看法我太草率了

我一直认为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
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和性格,是可以在文笔中表现的

《报任安书》中我最喜欢的一句也最心酸

“居则忽忽若有所亡,

出则不知所如往。”

真的,太孤独了

既然生命是没有差别的,罪恶就永远不在于数量,无辜的灵魂相等重。杀39个人和30万人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,把数量加上去考虑轻重本身就是不公平的。

一直觉得圆明园被烧很可惜,现在我觉得它里面所有珍宝都比不上那21个被虐待死的灵魂。

那些包袱你现在不放下,以后就会跟着你一辈子,在你的背上越积越多,放不下的,到你百年,到你死。

像《陈情表》啊《报任安书》啊
老师很称赞它们,
并不是里面的情有多真多重,
而是作者叙述在理,文字缜密,心机颇深。

我没觉得司马迁比起程婴、徐渭和胡梅林更伟大。
司马迁是为了自己的气节,只是自己的。而且他想恢复自己做人的资格,这时候他已经是自己看不起自己了。
他在任安还有一个月时给他回信,耽误了人家找其他人帮忙。而且这封信有疑点,一个宫刑的罪人和一个快腰斩的人通信,汉武帝一定能看到,到在监狱里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任安能不能看到就不一定了,很微妙啊。
而且司马迁把自己写那么惨毕竟只是书面上的,语言苍白,他本身情形并不得知,那封信本来的目地就是想让自己少负担一点,至于任安看不看到,怎么想,他可能并不在乎,反正他仁至义尽。
接受宫刑已经耗掉了司马迁的一些意气,他为李陵直言,却不为好友申辩,曾经他不畏后果,到后来成了学会观察形势的人。
程婴为了赵氏孤儿忍辱负重,节成后追随公孙杵臼而去,他是为了友人间的义气。胡梅林乞求徐文长作了许多为后世所批判的白鹿表文,是为了东南的百姓。
他们忍一时而后成就气节,似乎是一样的。
可是司马迁,是为了他自己,
仅仅为了成就他自己。

他伟大,但我觉得他没那么伟大。

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
其实对于人来说,这句话才是陈述了一个最可怕的事实。
我最讨厌当今社会开头的句子,因为每次都会让我想起教育的宗旨——把所有人,培养成社会需要的样子。
活在应试教育之下,大多数人都无法活成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,中国孩子的可悲。

而该死的,你如果问一个十五岁秀秀气气的女孩子,喜欢古诗么?喜欢那些湮没在历史里的真相么?
喜欢啊。
那以后一定学文吧,当个文学家。
不。
为什么?
学理好找工作。

有时候就差的那么一点的回应和响动,

最后都成了不可跨越的鸿沟。